纽约时报:为什么我看好苹果Vision Pro?

vr2Vr2 2024-1-26 547 0
纽约时报:为什么我看好苹果Vision Pro?

苹果在周一的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推出了 Vision Pro虚拟现实头戴设备。 JIM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我承认,苹果周一推出融合数码与现实世界的Vision Pro头戴设备时,我最初的一个想法是:哇,这东西看上去怪怪的。

这样想的不只我一人。社交媒体上对Vision Pro的反应并不友好。怀疑者嘲笑该设备像滑雪板护目镜一样的外观、过高的定价(3500美元),还嘲笑苹果的高调宣传(公司称Vision Pro宣告着“空间计算”时代的到来)。有人拿它与机器人WALL-E做了比较,还有人在Twitter上编了观看虚拟现实色情作品的段子。

我懂。多年来,我始终对虚拟现实持怀疑态度,我一直想知道,在头戴设备质量不断提高的情况下,为什么这个技术还没有成为主流。我总是对扎克伯格宣传的元宇宙持怀疑态度,那东西带有更多的“个人征服”的感觉,而非“实际市场需求”。如果有人在周一的发布会之前问我,怎么看苹果的这个混合现实头戴设备,它是否像第一代iPhone的到来那样,标志着一个巨大的、翻天覆地的平台转变的开始,我会给予否定的回答。

但看了苹果周一的Vision Pro演示,读了试用者普遍给予的正面评价后,我现在觉得这可能是件大事,甚至可能是一个革命性的新计算平台的最初迹象。

有很多让Vision Pro可能失败的原因。人们也许觉得它太贵、太难看、太让人与世隔绝。说服开发人员开发好的、有用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比说服他们为必须绑在用户头上的设备编写应用程序要容易得多,这类设备的用户从未真正达到过有明显意义的规模。苹果可能会发现Meta在进军基于生产力的虚拟现实(简称VR)应用程序时到目前为止已发现的东西:世界上没有多少人有兴趣在VR中读电子邮件。

但我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尽管用起来有局限性——例如需要随身携带相关电池组——但Vision Pro可能会大获成功。

它贵吗?是的。但许多设备的第一代产品都贵。该产品名字中的“Pro”暗示,一个不太贵、更面向消费者的型号也许即将到来。

用起来令人快乐且印象深刻吗?产品的早期试用者似乎这么认为,尽管他们并没有用太长的时间,而且他们是个相当容易对新东西兴奋的群体。真正的检验将是在用户能买到设备的时候——明年年初(据苹果公司的说法),也就是人们开始将其融入日常生活的时候。

我承认,我愿意对Vision Pro持开放态度,部分原因是技术专栏作家的某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2013年,我曾在第一代Apple Watch发布前写了一篇文章,自信地宣称智能手表是个愚蠢想法。我嘲笑它们的外观,将它们斥之为昂贵的玩具,并大胆地宣称,苹果大笔投资这类产品是疯了,除了年轻、有钱的硅谷书呆子外,我无法想像谁会用它。(苹果现在是世界头号手表品牌,每年估计卖出4000万块。我现在就戴着一块,我的许多朋友和亲戚也都戴着。)

显然,我对Apple Watch的预测是个极其可笑的错误。原因有以下几个。

第一,我低估了苹果将小众产品变成主流产品的市场拓展能力。2013年时,市场上也有其他智能手表,但买的人都不多,所以我得出结论,买Apple Watch的人也不会多。我看着当时市场上智能手表笨重、难看的样子,认定那些愿意每天将它们戴在手腕上的人——像我这样的书呆子——形不成一个足以将产品做大的市场。

但我忽略了苹果之所以是苹果,是因为它一再证明它能全凭意志力,将书呆子喜欢的小众产品变成每个人都想要的东西。

那是对这家公司大名鼎鼎的产品开发和营销能力的见证,也是我不愿轻易排除Vision Pro成功机会的部分原因。

的确,市场上有几款不错的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头戴设备,甚至还有一些不错的应用程序。但这些设备不是苹果制造的,它们也不像Vision Pro那样,将无缝地集成到整个苹果生态系统中来。能在将其打开的那一刻,就把iPhone上所有的通信录、iMessages,以及iOS设置集成到这个混合现实头戴设备上可能意味着一个分水岭:这是个每天实际使用的设备呢,还是用几次后就扔进贮藏室的新玩具?

2013年时,我写Apple Watch的文章犯的另一个错误是,我忘了人类行为不是固定不变的,我们对什么被视作时尚、什么是社会可接受的东西的想法总是在随着新技术的出现而变化。

我当时部分是在对一种社会规范做出反应。那时候,在开会期间或与家人共进晚餐时,时不时看手表可能被认为不礼貌。但十年后,这种行为(至少对我而言)不再被认为不合适,因为现在有Apple Watch的人这么多,许多人已围绕它形成了新的规范。

我们现在的假设是,那些晚餐时看手表的人也许是在尽量避免看手机,那会更没礼貌、更打搅他人。换句话说,用的人多了,以前的禁忌就不存在了。

同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混合现实头戴设备上。当然,今天戴上Vision Pro可能会让人感到不自在。但在今后几年里,如果你有三分之一的同事戴着这个设备来参加Zoom会议,你每坐飞机时都看到有人看VR电影的话,你可能就不会觉得这个设备傻里傻气了。

苹果有在恰当的时间进入某个产品类型的本领。2007年时,iPhone并不是第一款智能手机,甚至不是第一款触摸屏智能手机。iPad也不是第一款平板电脑。但就这两类产品而言,苹果都给它们带来了以前未曾有过的兴奋和性感。苹果让其他公司先犯一些代价高昂的错误,然后集中力量打造出色产品。

同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苹果的Vision Pro上。Meta、Magic Leap和其他公司已在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头戴设备的基础研究和开发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这些公司从早期设备(如谷歌眼镜)的失败中吸取了教训,对许多地方进行了改进,让现在的头戴设备更具吸引力。但它们还没有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

这可能是因为,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从根本上来说不是好想法,因此这类设备的市场注定不会大。但也可能是这个市场需要苹果的到来。如果几年后,你正在用Vision Pro或用直接贴在你角膜上的Apple设备阅读这篇文章的话,别说我没有事先告诉你。

点赞 0 收藏 0
国内最大的 Vision Pro 内容平台 - 创造家

评论 (0)